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如霜

寒夜月如霜,凄词泪满塘。风残秋露韵,浪打梦河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梁山伯与祝英台黄梅戏词(不全待搜集)  

2011-06-28 00:09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是个家喻户晓的爱情故事,感动了古往今来无数的痴情人。由于时间的关系,
“十八相送”说的是祝英台顺利说服父母,乔装进入学堂,得遇才子梁山伯,英台为梁山伯才情所动,产生了爱慕之情;而梁山伯不知英台是女子,一直以贤弟相称,这样同窗三载,英台因为父母的催促,无奈离开学堂回家,梁山伯相送十八里。一路上英台多方暗示,但木讷(音 n è )的粱山伯仍然不知面前的“贤弟”竟是“贤妹”。两个人对话玑珠相应,情趣盎然。

祝英台(以下简称“祝”):梁兄,你看,今日天气晴和,不辜负大好时光,你我弟兄二人沿途吟诗以诉衷肠如何?

梁山伯(以下简称“粱”):愚兄才疏学浅,不如贤弟满腹文章,只怕对不上啊。

祝:梁兄过谦了。

【旁白】两人正说着,迎面过来一位樵夫,于是梁山伯吟道

梁:前面见一樵夫走奔忙,汗流浃背意慌慌!

【旁白】祝英台微微一笑,对到

祝:他为何人把柴打,梁兄你为何人下山岗?

粱:他为妻子把柴打,我为你贤弟下山岗。

【旁白】梁山伯话音刚落,祝英台轻轻摇了摇头

祝:不对。

梁:怎么不对?

祝:他为兄弟把柴打,梁兄哥!你为妻子下山岗。

【旁白】梁山伯听言,惊道

梁:为兄尚未成婚配,胡言乱语你太荒唐。

【旁白】就这样边说边笑,两个人来到一个池塘旁边,见池中鲤鱼游得正欢,梁山伯又吟道

梁:兄送贤弟到池塘,金色鲤鱼一双双。

【旁白】听此言,英台不禁有些伤感,长叹一声说

祝:好似比目鱼儿相依傍,弟兄分别诚感伤。

【旁白】梁山伯听此叹,竟好似包含了万般的遗憾和无奈,不免有些奇怪,问

梁:贤弟,你为何长叹呢?

祝:梁兄,你看鱼儿在塘里游来游去,他们总也不肯分开。

梁:只要没有人垂钓,他们是永远不分开的。

祝:这么说,我们是鱼就好了。

梁:唉!你看。

【旁白】此时游过来一对鸳鸯,彩色的羽毛煞是漂亮,梁山伯用手一指,吟道

梁:微风吹动水荡漾,漂来一对美鸳鸯。

祝:形影不离同来往,两两相依情意长,梁兄啊,英台若是女红妆,梁兄愿不愿配鸳鸯?

【旁白】梁山伯听此言,觉得好笑,说道

梁:配鸳鸯,配鸳鸯,可惜你英台不是女红妆。

【旁白】祝英台又接着道

祝:凤凰山上花开遍。

梁:可惜中间缺牡丹。

祝:牡丹花,你爱它,我家园里牡丹好,要摘牡丹上我家呀。

梁:牡丹花,我爱它,山重水复路遥远,怎能为花到你家呀。

祝:梁兄哥!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惹心烦。

【旁白】祝英台好一番提示,只可惜梁山伯还是不明其意,英台心中不免微微有些怅然,正在此时,两人同时看见前面有一座观音庙,于是迈步进去。梁山伯指着供台上的神像说:

梁:送子观音堂中坐,金童玉女列两旁。

祝:他二人分明夫妻样,谁来撮合一炉香?

梁:这金童玉女怎么能成为夫妻呢?

祝:哦,不能成为夫妻的呀!你看,那是谁啊!?

梁:那是月下老人,专门管男女婚姻之事的。

祝:既是月下老人,为什么不用红线把他们二人系在一起呢?

梁:月老虽把婚姻掌,有情人才能配成双,泥塑木雕是偶像,不解人间凤求凰。

祝:梁兄呀!他二人有情又有意,只因为泥塑木雕难把口儿张,观音大士把媒来做,来来来,我们替他来拜堂!

梁:贤弟愈说愈荒唐,两个男子怎拜堂!?

祝:梁兄啊!你别动肝火别生气!小弟作揖赔罪你且把怒息。

【旁白】看着梁山伯真有些生气,祝英台又不能直说原由,赶忙住口,向梁山伯作揖赔罪。就这样行了一路,终于要分手了,英台千言万语在心头,但是言短情长,她眼眶微红,对梁山伯说:

祝:劳君远送感情深,到此分离欲断魂,一事在心临别问,问梁兄可有意中人?

梁:愚兄生长在贫门,无势无财怎订婚?学业未成名未就,一时那有意中人?

祝:闻说梁兄未订婚,英台有妹守闺门,梁兄如有求凰意,有我为媒事可成。

梁:路远无缘见玉人,青春美貌定无伦。

祝:问人与我无差异,问貌叫人两不分,我与她是同年同月同胞生!

梁:上前一拜谢媒人,贤弟情深意更深,不怪出言多比喻,原来一味想联婚,

可笑我冬烘头脑太昏昏哪!

祝:此行何日再相逢,珍重春寒客里身,万恨千愁言不尽,临行一语意重深,

莫忘了求亲早到祝家村。

【旁白】一对有情人就这样不得不暂时分开了。

【旁白】过了数日,有一天,祝家庄热闹非凡,祝英台的丫鬟银心跑进屋内。

银心:小姐,梁相公家派人提亲来了。

祝:你怎么知道呀?

银心:我怎么不知道,刚才我在门口看见媒婆子打咱们家门口出去,说是来向咱们家员外给你提亲的,不用说准是梁相公家派来的。

祝:(又嗔怪又惊喜地)不许胡说!

银心:真的啊!小姐,怪不得昨晚烛花结了双蕊,烛花双蕊必有喜事。

【旁白】正在这时,祝老爷高兴地嚷嚷着和祝夫人一起走了进来

祝老爷:喜事!喜事!这真是天大的喜事。哈哈 …..

祝:爹、妈。

银心:参见员外夫人。

祝老爷:英台,为父正惦记著我儿的亲事呢!偏偏今天就有人来为我儿提亲,这岂非不是喜上门来。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门亲事真是天赐良缘,为父已应允了,选吉日成亲!

祝:不知爹爹、母亲将女儿许配何人?

祝老爷:这门亲事非比寻常,提将起来我儿是知道的,就是本郡太守之子马文才。怎样?

祝英台:女儿不嫁。

祝老爷:门当户对,为什么不嫁?

祝:谁不知道马文才是不学无术的纨裤子弟啊!

祝老爷:传说之言,怎么可以深信呢?

祝:女儿不能从命!

祝老爷:(嗔怒道)儿女婚事应遵父母之命,不听父命就是不孝!

祝:女儿愿意侍候爹爹终老一生。

祝老爷:这是什麽话,焉有终生不嫁之理!

祝:女儿就是要嫁也不嫁给马文才!

【旁白】祝老爷闻听英台此话,似乎有所醒悟

祝老爷:我明白了,你在杭城读书的时候,莫非……银心,你陪小姐读书三载,做了些什么?讲!

祝:银心,你直说好了!

银心:(吞吞吐吐地)小姐在杭城读书的时候,与梁山伯相公义结金兰,形影不离,临行之时,小姐还……

祝老爷:(恼怒的)还什么,讲!

银心:小姐还亲口将自己许给了粱相公。

祝老爷:(恼羞成怒地)英台,你……,怪不得好言相劝劝不醒,却原来在外有了儿女情,美满姻缘你不愿,辜负老父一片心,自从盘古开天地,那有闺女自订亲,马家有财有势有媒聘,梁山伯他与我祝家难联姻!这桩婚事万万不行!

祝:(恳求地)爹爹,女儿与粱相公三载同窗,情投意合,马家婚事女儿万万不能从命!

祝老爷:(气愤地)我已将你许配马家,择日下聘,万难更改。

祝:(坚决地)女儿心愿已定,任凭爹爹……

祝老爷:你,好你个奴才,你竟敢违抗父命 ……..

银心:小姐。

祝夫人:你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,待会我慢慢劝劝她也就是了。

祝老爷:(怒气冲冲)越大越没有规矩,今天从也要从,不从也要从。

祝:妈……

祝夫人:英台,你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,事到如今,你还是答应了吧!他们马家有财有势,你爹爹既已许了亲,怎么能再反悔呢!再说你自己许的亲,传说出去了总不大好听,我看你就委曲了吧!

祝:寒梅岂怕风雪压,凤凰怎肯配乌鸦,无论他马家权势有多大,要成亲除非是日出西山,铁树开花!

祝夫人:(无奈地)英台 ……

银心:夫人,您看这可怎么办呢?

祝夫人:偏偏那梁山伯又不早点来。

银心:小姐,梁相公来了。

【旁白】梁山伯急匆匆赶来

祝:梁兄。

梁:小弟与令兄有八拜之交,今日特来拜访,请问令兄何在啊!

祝:梁兄,你仔细地看看。

梁:(惊异道)你……你 …….

祝:我就是英台。三年前我想出外求学,故而改扮男装,不期与梁兄相遇,三载同窗多蒙照顾,英台感激不尽。

梁:贤弟,哦,念书的时候,咱们是兄弟相称,如今你这样的打扮,我该称你贤弟

呢,还是……

祝:读书时节我是女扮男装,理该兄弟相称,如今不妨改称兄妹。

梁:如此,贤妹。

祝:梁兄,梁兄请坐。

梁:有坐,贤妹请坐。

银心:梁相公请用茶。

祝:梁兄,你我长亭分手,别来可好。

梁:好,贤妹家居想必安适?

祝:托梁兄之福,也还好。梁兄此来是路过,还是特地光临。

梁:愚兄特地到此,一来向仁伯大人问安,二来想看看你家九妹。

祝:九妹?

梁:贤妹啊!那一日钱塘道上送君归,柳荫之下做大媒,九妹的婚姻你亲口许,求亲我特为上门来。

祝:梁兄啊!你道九妹是哪一个,就是小妹祝英台。

梁:(惊喜道)啊呀,原来九妹就是你!梁山伯与祝英台,天公有意巧安排,美满姻缘偿夙愿,今生今世不分开。

祝:(哀惋道)无奈爹爹已将我终身……,许给那花花公子马文才!

梁:(着急道)你与我海誓山盟情义在,我心中只有你祝英台,你爹爹作主许马家,你就该快把亲事退。

祝:我也曾千方百计把亲退,拒绝马家聘和媒,无奈是爹爹绝了父女情,他不肯把马家亲事退。

梁:啊!不肯退亲。

梁:你爹不肯把亲退,我家花轿先来抬,杭城请来老师母,祝家厅上坐起来,你我有媒也有聘,白玉环与蝴蝶坠,为何不能夫妻配。

祝:白玉环蝴蝶坠,蝴蝶本应成双对,岂知你我自作主,无人当它是聘媒!

梁:纵然是无人当它是聘媒,我也要与你生死两相随。

祝:梁兄句句痴心话,英台点点泪双垂,梁兄啊!梁门唯有你单丁子,白发娘亲指望谁?只怪我,英台无福份,梁兄你还是另婚配。

梁:那怕是九天仙女我都不爱,定要与英台把婚配。愚兄先辞了。

祝:梁兄……梁兄特地到寒舍,小妹无言可慰,亲斟薄酒敬梁兄。梁兄啊,草桥相遇便相亲,同学三载更有情,留下玉环为信物,相烦师母说婚姻,临行送我钱塘路,几度忘羞露本心,我与你水面成双留俪影,我与你堂前作对拜观音,岂知好事成虚话,棒打鸳鸯两离分,爹爹许了马家婚,心已碎,意难伸;尚有何言对故人?

梁:我只道两心相照成佳偶,又谁知并蒂莲被狂风吹!我满怀悲愤向谁诉?我满眶热泪流与谁?一场好梦匆匆醒,万丈情丝寸寸灰,从今不到钱塘路,怕见鸳鸯作对飞。

祝:梁兄!梁兄!这都是我把梁兄累!梁兄!不是英台无情无义,只是父命难违!

【旁白】梁山伯返家之后,终于因为多日劳累,加上郁结难消,一病不起。昏迷之中,只唤着英台的名字。山伯的母亲端了一碗药走进屋内。

梁母:伯儿,伯儿,吃药了。

【旁白】病重的梁山伯睁开双眼,问道

梁:母亲,你看英台会来吗?

梁母:四九已经去报信了,我想她会来的,快吃药吧!

梁:孩儿的病不是药石可以医得好的,我恐怕不行了。母亲,你是空疼了我一场了。想不到未尽半点孝道,就要你白发人反送我这黑发人,母亲的养育之恩,孩儿只有来生图报。

梁母:伯儿!不要说这样的话,你让母亲怎么办呢,安心养病,一切都会好的。

【旁白】山伯气力已尽,不再多言,轻轻推开药碗,又重新闭上了眼睛。这时四九跑进来

四九:相公,相公。

【旁白】梁山伯听见四九的声音,赶忙睁开眼睛,又欲支撑着坐起来,但是只看见四九一人,并无英台的身影,心知此事已经不可挽回,顿时感到无比绝望和灰心。只道:

梁:母亲,孩儿死后,请将孩儿埋葬在南山路旁。

【旁白】说完,又掏出一块绢帕,递给四九

梁:这是我随身之物,你去送给小姐,她看了这个,就跟看见我一样。英台,愚兄先走一步了。

【旁白】就这样,梁山伯带着对祝英台无限的思念和情意,含恨离世。而此时祝家庄里正张灯结彩,马家迎亲的队伍马上就到。祝英台心中凄苦,正座在妆台前,银心神色慌张地跑进屋内。

银心:小姐不好了,梁相公他……

祝:(惊慌地)他,他怎么样?

银心:(悲痛地)他 …… 他死了,今天刚刚下葬在南山路旁。

【旁白】英台得闻此言,几乎昏死过去,顿时大声痛哭起来。

祝:梁兄啊!实指望与兄共接连理,谁知爹爹棒打鸳鸯各西东,楼台一别成永诀。梁兄啊!是我害了你!(哭腔)想当日十八相送,情谊无限,如今兄长又在可处可寻呢。兄先走一步,小妹必将跟随。

【旁白】正在此时,祝员外和祝夫人走了进来,想看看女儿是不是打扮好了。银心一见,慌忙上前施礼。

银心:员外,夫人。

祝老爷:花轿已经上门了,你们怎么还不替小姐打扮起来!

【旁白】英台稍稍收起了心中的悲伤,满面泪痕地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。

祝:爹爹一定要女儿上轿,那就一定要依我一件事。

祝老爷:说吧!

祝:轿前两盏白纱灯,轿后三千银纸锭,花轿先往南山旁,英台要草桥镇上祭兄坟!

祝夫人:儿啊!马家马上就来迎亲,怎可去祭坟!

祝老爷:太不像话,那有新娘上轿去祭坟的道理,一派胡言,简直是一派胡言。

祝:爹爹若是不答应,我是宁死也不会上花轿的。

【旁白】无奈之下,祝老爷答应了英台的请求。一路上,英台悲悲切切,哭泣着来到山伯墓前,但见活生生的心爱之人,今日已经成了一座孤坟。英台忍不住痛哭起来,扑到坟头上。

祝:(哭腔)梁兄啊!我们心心相许,原以为天从人愿成佳偶,谁知晓姻缘薄上名不标。实指望你唤月老来做媒,谁知晓喜鹊未报乌鸦叫,实指望笙管笛箫来迎娶,谁知晓未报银河断鹊桥,实指望大红花轿到你家,谁知晓白衣素服来节孝。梁兄啊!不见梁兄见坟台,呼天唤地唤不归,英台立志难更改,我岂能嫁与马文才。梁兄啊!不能同生求同死啊!

【旁白】此时天地变色,雷电大作,一阵巨响之后,坟头竟然裂出一条缝隙,英台毅然纵身跃入。旁人拉将不住,但见那坟头又慢慢合上。说来奇怪,天地又重新恢复了平静。从此,人们在万里彩虹、百花盛开之中,见到两只蝴蝶翩翩起舞,相依相随。人们都传说那就是梁祝所化,地老天荒永不再分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